76.甩

飞利浦想得到一样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从小母亲就去世了,父亲忙于工作,自己的堂哥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可是他渴望母亲,角色缺失的童年,让他不想要错过任何一个人,即使这个人本身就是错的,飞利浦打算和Tina一起在索维达下船,他的叔叔,这艘船的船长并没有问他为什么,浪费这个时间干什么,反正飞利浦根本下不了船。

钟如一还不知道自己被人惦记上了,正在反思,这次出来学到很多东西,见到了太多丑恶,发现了自己诸多的弱点,懊恼过后把这些心情都放到一边,开始整理这一路而来的心得。

四天后钟如一钟如一走下海上幽灵的时候阳光明媚,远处的飞利浦对着他大喊“Tina!Tina!”钟如一并没有回头,这个告别彻底伤透了飞利浦的心,如果钟如一知道飞利浦的想法一定回身给他一个中指,老子跟你不熟!

飞利浦被严格管控在船上不允许下船,飞利浦失去了能与他灵魂契合的女人,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认为,谁也不知道命运会让两个人重逢,并且真的成了朋友,再以后的生命中彼此成全。

下了船的钟如一小媳妇一样跟在林星身边,海上幽灵下午才离岗,大胡子他们还有时间考虑,这边林星也要如何钟庆祥沟通一下这批武器接下来的命运。

钟庆祥没去见大胡子,一听这个名字钟庆祥就知道是谁了,他们还是拥有共同命运的人,不过大胡子这个人得到了国内的支持远没有钟庆祥那么多,B国这么多年因为早年间和毛国的恩怨,在国际上总被排挤,像是大胡子这批人,在外行走受到了很多掣肘,并没有像钟庆祥他们这么顺利,钟庆祥也是让常靖调查过关于B国地下的一些行动,里边就有大胡子这个人,信息中并没有明确表示大胡子属于哪个组织,钟庆祥从他的行动轨迹来看,看来是B国国防部无疑了,钟如一听到他们还真是国防部的,心想这个美杜莎还真说了点实话。

“阿一,你知道为什么她说她是国防部的吗?”钟庆祥问道。

“真真假假,混淆视听。”钟如一说道。

“也对,还有就是她可能并没有要留你这个活口。”钟庆祥平静的说道。

“哦,大胡子为什么不去救她?”钟如一问道。

“因为他也没有办法,他们是两条线上的,大胡子只是那个女人的备选项,或者大胡子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女人遇险。”钟庆祥说道。

“没有后路就直接去送死,B国都这么做事吗?”钟如一给钟庆祥倒了杯茶,问道。

“现在知道做事要留后路了?”钟庆祥笑道,这次出来,钟如一给了他太多的惊喜了,胆子是真大,运气也真好。

“大胡子为什么要救她呢?”钟如一问道。

“这个你自己想,想明白了告诉我。”钟庆祥说道。

“是。”钟如一站到一旁静静的护着钟庆祥的安全。

到了索维达,钟庆祥的安全基本就差不多能够保证了,因为索维达是Z国取代巴雷达的新的亚洲军火交易平台,索维达占地面积要比巴雷达大,而且距离全球最大的毒品生产地只有二百公里,亚洲大部分军火都会途径这里,毒品亦然。

钟庆祥并没有亲自去接洽索维达的皇室,或者当权者,这里的人认识钟庆祥的人很少,可是Z国人在这里没什么人敢惹,当地人很欢迎Z国人,他们带来金钱,机遇,还能保护他们,互相利用的合情合理,何乐而不为呢?大胡子一踏上索维达的土地就知道为什么林星那么自信自己不会出尔反尔,大胡子在这边的消息太落后了,打入索维达势在必行。

跟大胡子接洽事宜钟如一一直陪同在林星身边,钟如一不知道抽什么风,还带着个口罩,也不怕憋死,三十几度的湿热天气,就那么带着,林星看着带了一天脸上就快长疮的钟如一没去劝他,总有些弯路要自己走回来才知道不能走。哪个孩子年少时不缺几回心眼儿呢?

美杜莎看着一身利落男装的钟如一,很好奇为什么钟如一要穿女装。钟如一也不知道,林星是说这样可以减少别人的防范意识,也是最方便的出行,都是男人如果不去那些风月场所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带了妻子就会好一些。钟如一没在去纠结这个,现在正被美杜莎烦个不行。

美杜莎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天天跟在钟如一身后,钟如一在她身上吃过亏,所以尽量不跟她说话,还犯二的戴着口罩,美杜莎虽然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还是天天跟着钟如一。

“你怎么不理我,你不是很喜欢我么,你忘了那天你是怎么抚摸我的吗?”美杜莎没人的时候就开始挑逗钟如一,钟如一不为所动,那天只是环境太适合干点刺激的事,还有个更疯的飞利浦在旁边,钟如一现在对美杜莎完全没了什么想法,这个女人太聒噪了。

美杜莎有天晚上,穿着睡袍跑到钟如一房间,钟如一打开房门那一刻真的想把美杜莎拍门外边。

美杜莎回忆了一下那天钟如一的表现,有点轻微的恋~母情结,对乳~房有些近乎痴迷,要不说能和飞利浦气场能和呢!美杜莎打开睡袍,里面穿了一件性感的吊带文胸,一对胸~乳呼之欲出,光泽的肌肤透出诱人的魅惑,钟如一上下打量了一下说道“以后别这样了,那天闹着玩的,不喜欢你。”钟如一直白的拒绝了美杜莎。

“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美杜莎上前去拉钟如一的手,想要放在她的胸前。

“你都多大年纪了,我对你真的不感兴趣,你走吧。”钟如一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完全没意识到这句话的杀伤力。

美杜莎好像被雷劈了,石化在当场,好一会钟如一觉得这女的神经病,啪的把门关上了。

美杜莎被摔门声惊醒,转过身浑浑噩噩的回了自己的的房间。

被说年纪大,美杜莎一遍遍在心里问自己,自己年纪大?我的年纪大!

然后每天美杜莎都会一脸幽怨的偷偷瞄着钟如一,钟如一真的讨厌死这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偷瞄了,跟钟庆祥询问了一下什么时候可以回国,这边太没意思了,这个美杜莎好烦人。

“你先回国吧,这边也没什么大事了,敏知过来我就可以离开了,我也该回国述职了,有没有什么想要拿回去的?”钟庆祥问道。

“我的那三把枪能拿回去吗?”钟如一这段时间对那三把枪爱不释手,颜值和实力并存的三把枪。

“拿回去吧,放好了。”钟庆祥接受信息还要传达指令,没那么多时间管钟如一,他想要回去就回去吧,这一趟出来也学了不少东西该回去消化消化了。

钟如一被悄悄的带离了索维达,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怎么走的,美杜莎知道钟如一离开懊恼的去找林星质问,为什么钟如一离开都不说一声再见。

美杜莎心里想着自己还没有告诉他名字。我的名字叫做娜塔莉,你知道么,陌生的少年,你叫什么?

荣佳琪正在和楠姨吃午饭,楠姨瞧着荣佳琪最近都瘦了,一直再给他补营养,中午炖了只鸡,还有一条新鲜的海鱼,配上点小菜,清爽还营养,楠姨给荣佳琪夹菜的手还没放下来,瞪着门口看了半天,这谁家孩子跑这来了?仔细一看钟如一?这脸怎么这样了!挨揍了!?

“阿一,你回来了!”荣佳琪笑着喊到。

“饿死了,太好了,还怕家里没人没饭吃呢。”钟如一说完就扔下包跑到饭桌开始吃起来。

“小一啊,你脸这是怎么了,别吃鱼,别吃鱼,吃这个,吃这个。”楠姨赶紧拦下钟如一的筷子,脸都烂了,还去吃鱼。

钟如一把桌上能吃的都吃光了,那盘鱼楠姨也没拦住,楠姨心想这孩子干什么去了,好像逃难回来的!这吃相多久没吃饱饭了。

钟如一在外边能吃饱,就是吃够够儿的了,外边的饭比钟如一刚到齐城那会儿更难接受,虽然一直在海上吃鱼吃恶心了,但是家里的鱼跟外边的不一样,放到嘴里那个满足感,别提多幸福了。

荣佳琪看着可怜巴巴的钟如一没去跟他抢饭吃,自己也吃差不多了,就看着钟如一拿着筷子横扫千军。

钟如一黑了瘦了,脸还烂了,怎么这么惨呢?现在这形象,换件破衣服可以去要饭了。

钟如一吃完饭就倒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太累了,就他的体力能感觉到累,真是累到极致了,钟如一躺在沙发上不一会就睡着了,还轻微的有些鼾声。

楠姨给钟如一拿了个毯子,盖上了肚子,一脸心疼的看了一眼钟如一,拍了拍荣佳琪,让他赶紧去复习,一会老师就来了。

荣佳琪拿出电话赶紧给荣子易打过去了,说道“快来观看钟如一回家,哈哈,没见过这么惨的!”

最新小说: 没想好取什么书名 快穿之翻滚吧渣渣 剑武天下录 我重生回到了2003 最强都市修真者 逍遥小河神 玄门狂婿 我没想当康熙呀 汉鼎余烟 地狱风云
相关小说: 美国博彩色网 刘亦菲电影名称 一本道出品AV视频 巨乳家族快播 两女做爱 不用播放器看黄片的手机网站 www439 国外1级片 少妇 快播影院 近亲相讲快播 gv是什么